富二代app换马甲

夜幕降临,得到富贵丸肯定答复后,白浪安排手下替他值班。自己寻个机会开溜,召唤出载具一路疾驰,很快抵达十公里外荒无人烟的林地,直接打开了方铅盒。

这一刻,晶胚的异常能量爆发出来,辐射四方。远方几只强力血族包括富贵丸在内,同时心生反应,抬头望向白浪所在的方位,心中控制不住的升起贪婪与渴望情绪。

专属任务同时被他提前激发,白浪收到‘30+15分’倒计时提示。上次失败后,本次任务被判定两倍延时惩罚,又因为脱离指定范围擅自开启铅盒,继续追加1倍延时。

他必须坚持超过45分钟,并击杀总计50的血族,才算完成专属任务,否则专属任务将……

啪!

还没有读完任务提示,白浪就关闭了铅盒,丢回挎包中。

提示瞬间变成灰色,倒计时消失。他转动车柄提速,车灯照亮漆黑路面,在崎岖的道路上向东行驶。

一路颠簸,沿林间土路行使一段距离后,白浪再次停车,随手点了支烟,重新打开嵌合继续诱敌。这次,他的任务时间被延长到‘50分钟’。

额外多出的5分钟,是对他蔑视乐园的惩罚,但浪不以为意。

多次试探后,他发现乐园发布任务类似某种引导,并不直接介入。故意不去完成的话,也不会遭遇强制惩罚,比如忽然提高任务世界难度,或者凭空刷新一批怪物来追杀。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敌视自己。

如果他按照乐园要求完成一系列任务,就能独享‘邪神之种’,转化成个人物品,甚至开启相关力量体系,如那些高阶契约者,培养出一个等级未知的‘信仰分身’。

清纯唯美诱人绝对极品诱惑

不过这个福利含金量太高,导致任务超出他能力上限。从第三次追逃开始,就感到力不从心。所以白浪明白‘晶胚’注定与自己无缘。既然得不到,就不必在乎什么专属任务,并且他已经找到了下家(真理之门),也就百无禁忌了。

啪!

一支烟抽完,将烟头踩灭,扼杀林间火灾的发生,再次合拢铅盒,继续前进,等待着血族的追击。

他一路渐行渐远,不停开合铅盒,挑衅身后血族。将第四轮追杀的难度刷到地狱级,足足一个半小时,还在缓慢增加。

心知注定无法完成,白浪反而更加坦然,最终找了一处心仪的地盘布置战场,静静等待。

……

据点中,早与白浪有约定的富贵丸,心中惊讶。

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老板’的自信源自另一枚‘邪神之种’。这东西居然落在他的手中,藏得好深。莫非他掌握了某种秘术,能利用‘邪神之种’,才不顾一切想要抢夺另一枚?

就在富贵丸内心矛盾,正激烈斗争时。另外两名高级血族联袂而来,谈论起这枚突然出现的‘邪神之种’。

血螺教会采用分兵策略,每支队伍的实力都被严重削弱。如今自保有余,但出击无力。现在一枚‘邪神之种’出现在它们三个面前,谁都感觉到蹊跷,但就像是一块肥肉掉在狗的面前,难以自持。

富贵丸此前也没得到白浪任何提示,因此完本色演出。

脸上的意外毫不作假,他强压心中渴望与贪婪,用仅存的理智,率先开口:“这枚邪神之种出现在附近的时机太诡异,我断定这就是个阴谋!敌人向我们展示‘邪神之种’,还不断移动,明显是个套,引我们上钩。我们人手有限,不该继续分散,被人逐个击破。理当克欲念,坚守阵地!”

富贵丸斩钉截铁,说出了最正确的做法。但就是太果断、三观太正确了,反而激发了反效果。

你‘富贵丸’往日什么德行我们两个还不清楚?一个无视教旨,私下研究‘人造真祖’的问题分子,现在突然这么伟光正,在我们面前冒充虔诚的祭祀,一定有问题。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你受伤了!

两只血族对视一眼,各自有了猜测,一定是富贵丸先前一战损兵折将,自己也元气大伤,才讨要了‘看守邪灵’的轻松工作,猥琐养伤。

他无力争夺新出现的‘邪神之种’,论势力人手也被自己二人压制,处于最弱势。所以干脆抱着我得不到,大家都休想得到的目的,说出了这么不要脸的话语。而且三人聚在一起,对他而言也更加安,才不愿意三人分开。

实力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即便打不赢敌人,任务面失败,但只要自己想逃,还是很轻松的。加上三人都不是血螺教会的骨干,对于组织没什么忠诚度,一个个都是利己主义。

这时,另一个血族开口反驳:“诺顿说的有道理,但是你也忽略了一个问题,我们分兵后实力大幅削弱,但是追击我们的敌人也漫无目的,同样分散开。肯暴露‘邪神之种’做诱饵,说明他们的实力有限,并且不知道我们这处据点的位置。否则,大可力以赴,以绝对实力碾压我们。”

“韦恩说的不错,相反如果我们主动出击,仅派出咱们三人之一进行试探。一来我有绝对的信心,即便不敌也可身而退。第二,只有主动出击,故意误导,才能将敌人引向错误的追踪方向,减小据点暴露的可能。顺带也能摸清对方的虚实,更好的随机应变。被动挨打才是蠢。”

“不!我坚持我的态度,低调坚守这里,不要受外界影响。”富贵丸诺顿固执的摇头,坚持自己的看法,不想看这两个同伴上当送死。

你们根本不知道,那个阴B究竟多阴险?

但他越是这样做,越令队友感到不满,已经看穿了他的小心思。

“我意已决,我要为据点中所有人负责,不能当一个缩头乌龟,什么都不清楚就被敌人打上门来。”那个吸血鬼站了出来,义正言辞批判了保守被动的富贵丸。

在这混乱之际,独自抢回一枚‘邪神之种’,将来无论上交教会扩张信仰,亦或私人独吞吸收,都是一条坦途。

“不,你的速度不如我。我更擅长潜行隐匿,还是我来吧!”血族韦恩也不甘示弱的争取机会。

眼见目的达成,富贵丸果断闭嘴不再多言,一副认命的样子,落寞颓败,扭头继续看守‘邪灵’。这一幕被二人看见,皆以为对方自甘失败,选择退出,继续掐了起来。

很快,在荒郊野岭布置陷阱的白浪,收到富贵丸传递的信号。他手中一枚20公里无限WiFi的‘无线心脏震荡弹’微微颤动,便知道敌人即将来袭。

他再次打开‘铅盒’,持续释放坐标,同时捏碎了粉色的心脏起搏器,提高警惕。

这时白浪身边,赶来一个被‘boss模板’控制的尸生人小弟。白浪将晶胚交给对方,自己偷偷隐藏起来。

充当靶子的尸生人,表现同样警惕,埋伏在隐蔽之处,对外释放十多秒信号后,就会谨慎的将晶胚重新收好。而尸生人的身边,还有一只肉眼无法捕捉的‘黑色荆棘’在默默监视。

随着时间推移,白浪暗自估算时间,感觉敌人就快出现后,血族形态下的他主动收敛心跳与呼吸,变成一具死尸,将精力都放在‘驾驶黑色荆棘’上。

那位名叫韦恩的血族也,一路潜伏至附近,攀附在树梢上,很快锁定了弱的一B的尸生人。

太古怪了,敌人居然只有这么一个弱鸡?明显不合情理,这果然是个陷阱。但观察注视好半天,他都没猜出敌人的目的。

就在血族换位思考时,被白浪下达指令的尸生人,又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爬起。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家伙的附近,布置了不止一处隐蔽的爆炸陷阱。尸生人从A处陷阱离开,有快速走到B处附近,释放短短几秒信号后,再将晶胚与外界的联系切断。自己也隐藏起来。

暗中观察的血族这才意识到,这片树林布置大量炸弹陷阱。对方果然鸡贼,不断在炸弹处释放信号,然后变换位置,埋伏在暗中等待。

于是他开始换位思考,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太多疑了!

敌人的水平可能真的很低,他们远远低估了己方实力,或者说根本没料到自己如此谨慎,竟然亲自出马,而不是派杂兵送人头。

这个陷阱明显是为那些下位血族准备的,若粗心大意直接中标一波带走,即便没有死亡一旦受伤,或者触发爆炸,就会惊动真正的猎人,打草惊蛇一路追踪到老巢。

“但可惜,你们失算了。我的强大远超乎你们的想象!”

观察很久,确认没有异常后,韦恩突然叹息一声,他也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这个血族的实力明明超强却过分谨慎总是疑神疑鬼。

“这恐怕是强者的通病吧!”

下一秒,他化作一道血线突然从天而降,瞬间将尸生人轰杀至渣,不给对方丝毫反抗机会,甚至来不及引爆炸弹,提醒幕后猎人。

“嘁,真是弱小!”

当他俯下身子检查摸索铅盒时,脸色忽然僵住,怎么会没有?

咻!

一道破空声在刚才的陷阱处传来,草地发出沙沙声。借助夜视能力,他只看到一道影子飞射而过。不对,那是一个凌空漂浮的铅盒在快速移动???

见鬼!这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多想,他快速追上去。但黑色荆棘力爆发,径直将铅盒抛飞,掉头与血族厮杀起来。远方传来机车的轰鸣。

“原来是隐身,你太急躁了!”

血族弄清缘由,一脸不屑,仅仅两个回合就将看不见的黑色荆棘打爆半边身体。然而对方又诡异复原,这让看不见对手的血族,微微惊讶一下,随即再度将荆棘打爆。

不过黑色荆棘的目的已经达到,将对方拖入连环爆炸的陷阱内,引爆了炸弹。

在一连串连锁爆炸中,血族撕开火光与烈焰,成功突围,毫发未损向捡走铅盒,正骑车狂奔的白浪追赶。

“太弱了!太弱了!这种程度的陷阱对我毫无意义!把东西留下来!”

连番算计后,他只当白浪黔驴技穷,戒备心不断消磨,此刻一心一意追赶在夜间疾驰的猎物,耳边风声呼啸、两旁树木不断从眼旁掠过。白浪行踪太明显,根本就逃不脱。

就在双方一追一逃不到一公里,与白浪的距离不断拉近。敌人几次回身射击都落空后时,血族突然感到不对劲,有活人的气息?在地下!

此时落叶下方,一个被‘小触手’控制的炼金师,启动了白浪花费半个小时才布置完毕的炼成阵,也是他最擅长‘铝热反应炼成’。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