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出品频道

周恒直接跳下了床,原本刚刚睡醒的他还有几分困意,现在已经完清醒,惊疑不定地看着这把忽然出现的古剑。

“你是什么东西?”他察觉到这古剑上有细微的鬼气,但却又似是而非,不像是纯粹的鬼气那般阴森,甚至还给他一种清灵和煦的感觉。

“我是你的大机缘,大造化。”古剑再次颤动,声音苍老却充满蛊惑,“来吧,握住剑柄,你将会拥有不止一位天人的传承。”

“你以为我会上当?”周恒冷笑道,对于这种来历不明,且之前还在敌人手里的东西,他根本就不会相信。

“呵呵呵。”古剑里传来笑声,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得了纯阳宫的缘法,就能拜入道门仙宗,从此不缺传承?

“年轻人,你太天真了,世间武道大宗皆敝帚自珍,寻常弟子根本就得不到真传。莫说你还未经考核,就算通过了考核,真的能拜入纯阳宫,也顶多能学几门宗五品的功夫罢了。

“现在,你只要握住剑柄,让我奉你为主,便可获得众多天人传承,诸多神功妙法,都任你挑选,何乐而不为?”

“你真这么厉害?”周恒心里一动,轻笑道:“我怎么就不信呢?你若真是那么厉害,为什么孔成顺还打不过我?”

“……”古剑略微沉默,随即道:“那是因为他精神不够强韧,尚无法完承受天人的传承,而你的精神强韧世所罕见,当得这大机缘。”

“我还是不信你有天人传承。”周恒摇头道:“除非你拿出证明。”

“小子,你是想从我这里套话学武功,可惜,你还太嫩。”古剑里传出来的声音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道:“不过,你这般精神强韧者的确难得一见,也罢,让你尝点甜头也好。

“这是一门绝四品的内功心法,且听好了!”

清纯背带裤妹纸演绎80年代经典风情

随后,这古剑里传出来的苍老声音就开始念诵一段段口诀,其玄奥晦涩,高深至极,周恒根本无法理解。

可这苍老声音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每念诵一段,就会对其进行极为细致的讲解,由浅入深,详尽无比。

“伏崖正在向您讲解武功《天魔种魂功》绝四品,学习该武功将有极大概率成为他人傀儡,是否学习?”

系统提示在周恒的脑海里响起。

“艹,糟老头子坏得很!”周恒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直接口吐芬芳。

他这下明白了,前面那些什么奉他为主,天人传承之类的都只是铺垫,真正的“杀招”在这里呢。

就是要让他聪明反被聪明误,想着套话学武功,却不知这古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就是要趁这个机会,传授一门问题极大的武功。

“我太膨胀了,若不是有系统在,估计就着了道。”周恒心里一阵后怕,自己经验还是太少,居然没考虑到这点。

羊毛不能随便薅啊。

以后一定要注意,一定要注意。

“否!”

周恒做出了选择,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提示。

“您拒绝学习伏崖向您讲解的武功《天魔种魂功》绝四品,将不会获取此武功的熟练度。”

“伏崖的讲解中蕴含高深的内功道理,您对武功《真内功心法》八品的体悟加深了,熟练度+100。”

……

“伏崖的讲解中蕴含高深的内功道理,您对武功《真内功心法》八品的体悟加深了,熟练度+150。”

……

等这伏崖把天魔种魂功讲完,周恒的真内功心法熟练度已经从原本的中级提升到了高级。

八品真内功心法:高级(4603000)

这羊毛薅的貌似也挺不错。

周恒心里乐开了花,可他的脸上却是眉头紧锁,一脸苦恼地道:“你在讲些什么东西,我根本就听不懂,这真是绝四品的武功?”

“你听不懂?”古剑里的伏崖明显愣住。

他变得沉默,暗自顺着应有的联系进行感应,却发现周恒的身上真的没有任何天魔种魂功的气息。

“怎么可能?”伏崖迷茫了,天魔种魂功只要同意学习,就一定会在心里留下魂种,可周恒的体内却没有一丁点魂种的气息。

“真的没听懂。”周恒脸上作出怀疑的表情,道:“你刚才讲的不会是假武功吧,要不你再讲一遍?”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伏崖心里疑惑不解,忽然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剑身微颤,道:“哼!原来你竟这般愚钝,算是老夫看走了眼!”

言罢,这把古剑表面上就泛起了微光,竟是直接穿透虚空,消失不见,没了踪影,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周恒望着空空如也的桌子,眼睛微微眯起,无声自语:“伏崖剑,神兵?”

刚才他趁着古剑没离开的时候,对其使用了一张“拆解卡”。

“恭喜您!在兵器‘伏崖剑’天三品(被封印)中拆解出了剑符‘庚金剑气诀’秘六品。”

“剑符‘庚金剑气诀’秘六品:可释放庚金剑气,堪比武道六品力一击,若在金属充裕之地,威力接近武道五品,可使用三次。”

这拆出来的东西十分不错,可以说是让周恒多了一张用来保命的底牌。

可更让他震惊的是那把伏崖剑的品阶。

天三品!

这个层次的兵器还有一个叫法——神兵!

孔成顺的手里居然有一把神兵,虽然是被封印的状态,但这依然让周恒感到惊奇,并且让他十分不安。

神兵!

其自身存在就相当于一位天人!

并且还在孔成顺的手里。

这让周恒感觉自己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鲜红的“危!”

若是不处理掉这个危机,他感觉自己今后会寝食难安。

可那是神兵。

要怎么处理?

“从刚才那把伏崖剑的表现来看,它应该无法自主进行攻击,或者是存在极大限制,否则也不需要用话术来引我上钩。”

周恒的心思转动,皱着眉头,暗道:“还有那凭空出现凭空消失的能力,应该不能随便动用,但也不能确定……该怎么阻止它逃走?

“伏崖剑上有鬼气,可以从这方面着手……既然是被封印的状态,它能透出来的精神力量应该也不多,不然的话可以直接干扰我的意识……

“那什么时候动手,等孔成顺离开这里,出城的时候?

“不!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念及此处,周恒取出了自己剩下的三两金子,直接出门,趁着夜色,循着胡同小路,往孔成顺居住的宅院飞奔而去。

……

白天孔成顺被打成重伤,田冲也被撤职,原本订的酒楼自然也不能住了,又为了方便疗伤,他就在城郊包了一座独立宅院。

他没敢直接离开,怕出了城,荒郊野岭,被周恒或者裴展图等人干掉,打算先住一段时间,过了风头再走。

孔成顺的心里十分不甘,他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个山沟里走出来的泥腿子,怎么会有裴展图那样的大人物撑腰?还走了狗屎运,连纯阳宫的人都要收他入门。

凭什么!?

因此,刚才古剑里那位前辈说有办法处理掉周恒时,他想都没想,直接就答应了。

虽然这个办法需要吸干他的内气,并且还可能损耗他的根基,但孔成顺觉得只要能处理掉周恒,这都值得!

内气被吸干顶多只是脱力几天,根基有损也可以用灵药补回来!

这样的代价,他可以接受!

此时,孔成顺瘫倒在宅院的房间里,面色惨白,一副被掏空了的样子,他刚才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内气,身无力,连动一根手指都难。

可他的心里却是充满喜悦,因为他看到那把古剑在吸收了内气之后,居然直接破开了虚空,凭空消失!

这样匪夷所思的一幕,让孔成顺信心大增,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前辈的好消息。

嗡!

忽然,虚空轻颤,微微扭曲,古剑凭空出现在了孔成顺手里,它回来了,剑身上的光华都有些暗淡。

“前辈,怎么样了,那个周恒,是不是已经完蛋了?”孔成顺迫不及待地询问。

“不,没有,那小子有问题。”伏崖剑轻轻颤动,声音十分的焦躁,道:“我们立刻离开这里,现在就走!”

“啊?怎,怎么回事?”孔成顺懵了。

“那小子可能是天人转世!”伏崖剑有些气急败坏。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定好的傀儡宿主,居然有这样的身份,解开封印的希望再一次破灭。

最开始通过孔成顺看到周恒的资料,他只是一时兴起,看看这个天才是否符合自己的标准,就让孔成顺过去试探。

这一接触他就发现周恒居然是纯阳之体。

正好完美契合他对傀儡宿主的要求,对他解开封印也有极大用处。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孔成顺对周恒百般打压,目的就是为了让周恒出城,好方便他对其进行诱惑和操纵。

可没想到横生枝节,半路杀出来一个裴展图和游自衡,把他的一切计划都打乱了。

这让伏崖只能选择蛊惑孔成顺,吸收孔成顺的内气和部分根基,以此来暂时施展短距离传送的能力,自己去找周恒。

原本伏崖是打算成功把周恒弄成傀儡之后,就彻底抛弃掉孔成顺,毕竟孔成顺资质有限,不太可能对解开封印有帮助,却没想到周恒居然学不会天魔种魂功。

这门内功十分邪异,只要有人答应了学它,传授者再进行详尽的解释,那么学习者的体内就会滋生出魂种,渐渐成为传授者的傀儡。

可有一种情况,就算学习者答应了学这门内功,也听了详尽的解释,但依然学不会。

那就是天人的转世。

虽然天人转世之后会有胎中之迷,失去前生记忆,但其神魂深处依旧留有前世的本性灵光,不会受到这种绝四品邪功的影响。

同时,伏崖又联想到二十年前纯阳宫曾有一位天人寿尽坐化,白天的时候又有纯阳宫的宗师以心血来潮这种不知真假的理由来收周恒入门。

于是,在伏崖看来,这一切就都对上了!

周恒就是二十年前,纯阳宫那个寿尽坐化的天人转世,游自衡不是心血来潮来收弟子入门,而是来接引有胎中之迷的宗门前辈重返纯阳!

一定是这样!

伏崖心里已经笃定了这个猜测,这就让他有了极大的危机感——

既然周恒与纯阳宫关系如此密切,那么游自衡很可能会暗中关注周恒的安,他刚才去找周恒,很可能已经被发现!

必须尽快离开!

不然的话,一旦被纯阳宫的宗师发现自己这把神兵,再送回山门,自己就再没有解开封印,重获自由的机会了。

“可是前辈,我现在动弹不了啊。”孔成顺无奈道,他现在内气耗尽,根基受损,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你的真气我还存有一些,可以返还,你力移动,握住我的剑柄……”伏崖语速极快,显然十分焦急,可这句话刚一说完,他就感觉到了情况不对,“不好!”

轰隆!

仿佛天塌一般的巨响传来,一道长达十余丈的纯白剑气划破夜空,从天而落,瞬间就把整座院落夷为平地。

孔成顺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当场就被这道庚金剑气碾成了粉末,连神魂都消亡,直接形神俱灭。

“该死!”伏崖大骂一声,当即就要用仅剩的一点内气重新破开虚空,传送离开这里。

可还没等他消失——

轰隆!!

三道金色的雷光从天而落,不偏不倚地劈在了伏崖剑身上。

这三道雷光本身的威力不强,纵然伏崖剑是被封印的状态,也只算是不痛不痒的攻击。

可这其中却蕴含着一种古怪的力量,似是能克制阴灵存在。

伏崖不是鬼物,但也算是阴灵,还带着几分鬼气,连续被这三道雷光击中,意识顿时就产生了短暂的昏懵。

剑身随即黯淡,掉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这里的震天巨响,惊动了黄桐府城里的众多高手。

裴展图、游自衡、吴宗山、王朗四人当即踏空而行,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