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小草app打不开了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邱信以自己的官邸为例,向谭举任说明手握大权的好处,的确是十分的直观生动,以此来推测他在头顿港的生活状态,不问可知应该是过得非常自在了。毕竟占城与安南这两国都十分重视与海汉的外交关系,都担心海汉会偏袒对方,而他作为海汉在此地的代言人,自然也因此而享受到的极好的待遇。而回想前几站殖民地的状况,因为没有占城国这个竞争对手,当地的官员倒是没邱信这种程度的福利,说到底还是这头顿港的位置好,正处于两国交界,否则他虽然贵为殖民地一把手,也很难靠手里的权力换来这么多的好处。

谭举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因果关系,当下笑着摇头道:“殖民地的土皇帝的确是好做,但这边的环境,别处可复制不了。”

邱信并不否认谭举任的说法,点点头道:“老弟说的没错,我当然也看明白了,所以我才不打算调回三亚。我年纪已经大了,说实话也争不过们这样的年轻人,能多享受几年就是几年吧!当初参加行动跟着陶老板跑到这边来,不也就是为了过这人上人的日子吗?”

谭举任一时默然,对方说得不错,虽然很多人当初的确是抱着建功立业的幻想来参加穿越行动,但现实跟幻想终究是有差距的。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原本的社会环境中就是毫不起眼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突出的领导能力或者学识,与这个时代的人相比也就是多了几百年的见识,而且这点长处还不一定都能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派上用场。

最终能从这个团体中出人头地的,其实大部分还是那些在原来时空里就取得了一定成就的佼佼者,而邱信这个样相对资质平庸,岁数又偏大的穿越者,的确上升的空间就很有限了,在头顿港这种海外殖民地当土皇帝,倒也不失为一种合理的选择。

当然了,谭举任的价值观跟邱信可不太一样,他认为自己虽然本事有限,但胜在年轻,一切都还有无限的可能,就这么找个殖民地躺着养老实在太早了一些。不过人各有志,他也不能断言说邱信的选择就是错的,人家在这里过着太上皇的日子,不用担心安问题,也不用考虑政治方面的竞争压力,悠哉游哉过日子也挺好。

船队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完成了在头顿港的补给,期间还带上从本地征召的一百多名移民,然后出港继续向南行进。告别头顿港之后,接下来的一段航程就要进入南海腹地的远洋海域了,下一站安不纳群岛与头顿港之间的直线距离足足有四百海里,要完成这段航程至少需要四到五天的时间,而前提是航程中不会出现恶劣天气或其他突发状况。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船队离开头顿港一天半之后,海面上突然狂风大作,接着便迎来了一场声势颇大的暴风雨。即便是船队中吨位体积最大的战舰,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也只能如同小舢板一样被大浪抛高压低,完挣扎不得。

谭举任躺在船舱的床上,用床边的安带将自己固定在床板上。这是他在出发前所接受的训练之一,在海上遇到恶劣海况时的应对办法,以免在剧烈的船体颠簸中受伤。他在三亚的时候极少出海,也从未遇到过现在这样的恶劣天气,心头除了慌乱还是慌乱,心中甚至有一丝后悔自己放弃了三亚的安逸生活,硬要跑来这环境莫测的南海做什么官。这要是因为大风大浪挂在了海上,估计事后连尸骨都找不到,三亚那边开完追悼会多半也只能立个衣冠冢了。

谭举任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忍受着剧烈颠簸带来的不适,他原本出海的时候就少,对于这种程度的风浪的确谈不上有什么适应能力,胃里边早就已经翻江倒海了,靠意志在撑着不至呕吐。

而装载移民的船上,状况可要比谭举任这边惨烈多了,移民船的居住舱都在二三层甲板,里边已经充斥着呕吐物的恶心味道。韩正山职责所在,却不能像上司那样安然躺在舱室里等待风暴过去,他此时也在下层船舱中,努力安抚移民们的情绪。他原本也不是惯常出海的人,不过从浙江一路到了这里,几千里下来倒也慢慢已经适应了海上的生存环境,至少要比这船上大部分的移民好得多。

娇艳清纯美女花田写生气质图片

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持续了整整一天时间才逐渐平息,在此期间因为强烈的不适感而完无法进食的谭举任觉得自己命都丢了一半,虽然风浪已经平静下来,但他整个人的状况却依然是处于眩晕状态,连下地走路都有点困难。

而整个船队的大多数人状况都不比谭举任好到哪里去,除了那些常年在海上与风浪为伴的老水手之外,普通人哪里经得住这么一整天的颠簸折腾,只能躺着喘大气慢慢恢复身体状态。

这一整天的风暴给船队造成的影响可不止是乘客们的身体状态,船队慢慢将被风暴驱散的队形重新收缩到一起,同时各船都立刻开始了受损状况的统计,一些船上的风帆不可避免地在这场风暴中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而且有几条船的受损状况不是途中的小修小补就能解决的,只能等到了下一站之后停下来更换船上的受损风帆。好在绝大部分船只的受损部位也就集中在甲板上的帆索,船体倒是没出现什么的大的问题。不过风大浪大,船上的舱室也不免进水的状况发生,一部分货物因此也被抛了水,只能先搬到甲板上晾着。

不过人员方面的折损就不可避免了,在这场风暴中共有七人失踪。所谓失踪的意思,其实也就是掉进海里找不到了,而这七人无一例外都是船上的水手,风暴期间在甲板上坚持作业不幸遇难。此外还有因为各种原因意外受伤的伤员数十人,不过基本上都没有性命之忧。而船上看起来最为无助的乘客,因为整个风暴期间都被封闭在船舱内,因此倒是没有出现人员方面的损失。

韩正山所在的船上不幸损失了两名水手,当他来到驾驶舱的时候,看到船长丁旭的脸色也非常难看,韩正山也只能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先安慰一下丁旭。

“算上这次出事的两个弟兄,我这条船,在南海已经损失七个人!”丁旭牙咬得紧紧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眶中挤出来了:“这趟回去,又得多两家孤儿寡母了!”

丁旭虽然十分不甘,但这种天灾谁也没办法应付,在风暴中失踪的水手当然最终会被定性为因公殉职,其家人也会得到海运部门发放的抚恤金,可这样的人员损失是船上所有人不愿意看到的。

有几艘移民船和货船在风暴中随波逐流到了数海里之外的地方,好在每条船上都备有烟火信号弹,花了不少时间之后,终于还是都被找回来归队了。但如此一来,整个船队的行进航速也被受损船只严重拖慢,只能保持在三到四节的平均航速缓缓前行了。

于是在原本航程所需的时间之上,船队又多花了两天时间,才终于驶抵了安不纳群岛海域。好在这次船队出行时的补给带得十分充足,虽然时间耽搁了两天,倒是没有出现食物和饮水方面的危机。

船队在途中就通过电台向安不纳岛当局发送了消息,以便让这里提前做好接纳这支规模庞大的出船队入港停靠的准备。不过因为途中遭遇了风暴的缘故,不少船上的船帆都有明显损坏,以至于这支船队驶入港口的时候看起来的确是有些灰头土脸,让码头上围观的人群大感惊讶。

目前在安不纳群岛掌管大权的是陆军的穆夏柏,而他也是兜兜转转一大圈之后又回到了这里。1631年的时候穆夏柏就驻防这地方,并且率领守军击败了试图想要夺回控制权的荷兰船队。不过后来他被调回安南,而这里先后交给冯安楠和罗杰掌管。不过前年罗杰南下调往星岛基地,国防部便又把他调回老地方了。

但安不纳岛却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军管区,从前年开始这里便已经在转型建设成南海中的娱乐天堂,各式各样的赌场、酒店在岛上如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而岛南侧由生物学家章运主持修建的野生动物区也已经初具规模,成为了来到这里的观光客们必去的一处所在。

有财力来到南海腹地这个岛屿上游玩的人,不是大富之家出身,便是各国政要,而岛上的一切也都是为这些挥金如土的达官显贵准备。尽管截止目前还在收回成本的阶段,但商务部认为盈利的前景是可以期待的——毕竟安不纳岛的开发方案可是施耐德亲自制定并实施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容有失。

当然仅靠岛上的旅游设施还不足以吸引来足够的客源,毕竟赌场青楼这些娱乐场所哪个国家都有,没来过的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稀奇,而岛上的那处野生动物区虽然有不少珍禽异兽,但也只是个猎场,不好这个的人也不会特地渡海来这里玩打猎。

但施耐德自有妙招,每年上半年在岛上开一次南海商贸交易会,下半年则是安排了南海贸易联盟成员国会议,期间则是穿插有各种不定期举办的小型庆典、贸易洽谈会,甚至是跨国军事大比武等等。来参加活动的对象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光是两个大型活动,就足以维持安不纳岛的人气和知名度。而海汉对于商业机构的经营可谓炉火纯青,各种来自数百年之后的经营手段都用在这个地方,根据商务部的统计,来这里游玩的回头客比例高得惊人,特别是那些每年会来此参加大型会议的上层人士,几乎每个人都是在岛上的各种商业机构办了一堆会员卡。

谭举任在来此之前自然也早就听说过安不纳岛上的种种繁华,不过当他下船之后,也依然对眼前的景象觉得有些目眩神迷,因为这里的港口基建水准,看起来竟然要比三亚还高。虽然港口面积不大,但整个港区的地面以及通往附近市镇的道路几乎都做了硬化处理,而施工所需的水泥必须要跨海运来,考虑到有限的运力,这样施工的成本可想而知。

而港口上目力所及的各种建筑物,可不像三亚那些灰扑扑的青砖房子一般朴素,这里的房子对于外墙面的处理显然要上心得多,要嘛是用涂料粉刷,要嘛就是干脆用切割的石材或瓷砖进行了包裹,而且建筑外观明显经过了比较用心的设计,充满了各种异域风情和缤纷的色彩。

“这地方……还真是……”谭举任一时间也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达自己对眼前景象的看法,但单就基建水平而言,这里的确是他这趟南行所见的最高水准了。谭举任不知道海汉商务部在这里投了多少钱才能打造出目前的环境,但很显然所花费的心血已经颇多了。而据他此前了解的情况,这里目前仍是处于一期工程阶段,换句话说后续至少还会有数年的开发建设投入,执委会和商务部对这里的看重程度,由此也可见一斑了。

岛上提前接到了船队的电报通知,目前已经在港区北侧划出了一块地方,搭建了大量帐篷,作为船队人员的暂住地。这也得亏了岛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各种活动,来此游玩的权贵往往随从众多,而这些人显然不可能都跟随主人一起入驻价格高昂的酒店,因此岛上也预备了大量的帐篷,提供给身份卑微的下人们暂住。虽然船队一口气来了几千人,帐篷也有些不够用,但至少可以分流一部分人上岸暂住,不用挤在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