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1app

墓葬空间第一重,星河璀璨,雷霆闪耀。

由于各方世界的天骄强者纷纷聚集于此,矛盾冲突异常激烈。

不同的天地、不同的族群、不同的生活环境,令得每个人的性格都有所差异。有的人谨小慎微、有的人善良温和、有的人阴险狡诈、还有的人残忍嗜杀。

为了争夺进入第二重墓葬空间的资格,各方世界之间厮杀惨烈,直到卓云仙的到来,以绝强的姿态震慑各方。

班若乃是北蛮界中的顶尖强者,堪比大乘初境的修为,在异族之中亦是凶名赫赫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的强者,竟然被人一剑斩杀,连半点抵抗之力都没有,若非亲眼所见,周围之人断然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死了?班若头领竟然死了!?”

“那……那我们怎么办?”

“蛮王若是知道此事,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此人是谁?!哪个世界的天骄强者!?”

“不知道,完没有听说过。”

异族头领之死太过突然,北蛮界的异族完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傻傻的愣在当场,不敢再轻举妄动。

盛开在花开季节

相比之下,张欢喜倒是又惊又喜,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张欢喜知道卓云仙可能很强,毕竟敢独自一人进入纪元之墓,没点实力怎么行,只是他完没想到,卓云仙竟然一剑斩杀了一位堪比大乘境的异族强者,这也太生猛了吧!

仙穹大陆之外,仙道修行依然沿袭着上古时代的境界划分,从练气到筑基,从金丹到元婴,然后化神合体、渡劫大乘,最终飞升成仙。

张欢喜不过合体之境界,在同辈之中也不过是垫底的存在,所以他实在难以想象,高高在上大乘强者,为何如此不堪一击!?就算换做他的师尊,也不可能轻易斩杀以为大乘之境的仙道强者。

犹豫了片刻,异族一方还是选择了默默退开,显然没有报仇的打算。

机缘之争,实力为尊,胜负之间,生死有命。

……

短暂的沉寂之后,墓葬空间争端再起,场面混乱。

只不过,各方势力之人非常忌惮卓云仙的实力,所以大家都很默契的避开卓云仙的感知范围,免得无故树敌、节外生枝。

对于周围混乱的情况,卓云仙没有插手的打算,只是默默看着。

每个世界都有天骄强者,每个天骄强者都有各自的手段,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两位年轻男女,一个狂暴张扬,一个冷若冰霜。

经过一番观察,卓云仙渐渐对各方世界的实力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甚至从中收获不少感悟和启发。

不得不说,其他世界的仙道修行的确与仙穹大陆不同,他们大都是性命双修,目的是为了提升生命的层次,从而长生不老,法力无边。

上古传说之中,真正的神通之术能够呼风唤雨、移山倒海、掌控本源,谓之大能力者。

而仙穹大陆的仙道却是以魂入命,观想经轮法印,将术法与三魂七魄相互融合,并且推向极致,成为神通之术。

只不过,仙穹大陆的神通之术虽然强大,却只能在仙穹大陆中使用,其他地方施展便会收到限制,比如这纪元之墓的墓葬空间内部,天地本源之力与外界隔绝,连神念都无法外放,更别说神通之术。

心中转念,卓云仙暗暗将仙穹大陆和其他世界的仙道进行对比,顿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仙穹大陆本就残缺,天道意志不,导致仙道修行走向另一个极端。

这样极端的修行,可以让仙穹大陆的修仙者迅速成长,但是因为根基不稳,故而仙路断绝。

简单来说,仙穹大陆的强者,一旦离开了仙穹大陆,实力便会大打折扣,所以两位人祖才会谋划多年,甚至除了皇甫九真之外,没有带上其他的天骄种子进入纪元之墓,就是为了避免伤亡,同时为仙穹大陆的发展留下一丝薪火和希望。

……

另一边,张欢喜的大师兄及同门躲在空间边缘,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参与各方势力之间的争斗。

可奇怪的是,没有人去找他们麻烦,似乎沾还了张欢喜的光?

“大师兄,要不咱们给张欢喜道个歉吧?毕竟同门一场!”

一名女弟子蓦然开口劝说,脸上满是苦涩。

大师兄冷笑着道:“怎么,先前骂得人家这么狠,现在见人家有靠山了,就想巴结人家了?呵呵!”

“我……我没有。”

那女弟子觉得委屈,连忙摇了摇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这时,另一名弟子却道:“大师兄,我觉得此事本就是我们不对,张欢喜也是为了救我们,否则也不会强行出手了。”

“哼!”

大师兄冷哼一声,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知人知面不知心,们如此天真,小心别被人给卖了!”

听着大师兄的嘲讽,周围同门脸色难看,而后眼中多了几分疏离之色。

……

张欢喜站在卓云仙身边,静静看着血腥弥漫的墓葬空间,莫名的感到一种复杂的心绪。

卓云仙淡淡开口询问道:“张欢喜,他们先前那样对,刚才为什么还要帮他们?”

“我……我也不知道啊!”

张欢喜不由怔了怔,随即摇了摇头:“就是不自觉的想要帮忙,毕竟大家都是同门,我不忍心看着他们遇害,否则回去以后,不知道该如何跟师尊交代。”

卓云仙微微颔首:“看来,很善良。”

“嗯……啊!?”

张欢喜反应过来,整个人愣在当场。

从小到大,别人都说张欢喜是丧门星、是倒霉鬼,不但客死了自己父母,哈连累到自己的亲友,若非师尊收留,恐怕他早已饿死街头……所以,这还是张欢喜第一次听别人说他善良。

“谢,谢谢,卓道友。”

张欢喜双眼泛红,鼻子有些酸涩。

过了良久,张欢喜深吸了口气,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张欢喜,待会跟我走吧,我带渡这星河。”

“啊?什么!?”

张欢喜难以置信的看着卓云仙,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卓云仙淡淡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他虽然算不上纯善之人,但他还是希望,善有善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