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52部

“漓漓,说的……是真的吗?”

林绽颜看着江漓漓,很小心地确认。

她知道这样很容易引起江漓漓的怀疑,甚至会露馅,但她顾不上那么多了。

反正她和宋子琛,已经不打算再向江漓漓隐瞒了!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确认宋子琛对她、以及对他们这段感情的态度,比保护他们的地下更重要。

江漓漓简直没眼看。

林绽颜这也……太明显了!

她甚至觉得,如果她继续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话,有点侮辱自己的智商……

不过,没准林绽颜也是这么想的呢?

把她逼到觉得自己的智商遭到了侮辱的地步,然后她就会问她是不是和宋子琛有什么情况?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顺势跟她坦白了?

啊,她宁愿让智商被侮辱一会儿!

死库水清纯美女萝莉玩水照

“当然是真的!”江漓漓一脸严肃地维护叶嘉衍的尊严,“这是嘉衍说的。可以怀疑我,但不能怀疑我们家叶嘉衍。”

林绽颜可以咬住唇,不让自己笑出声,但她脸上的开心,根本无处躲藏。

江漓漓觉得,林绽颜不只是在侮辱她的智商,而是把她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她不打算给林绽颜坦白的机会,于是用一种无语的表情看着林绽颜。

“咳!”林绽颜很费劲地收住笑意,“我当然相信们家叶嘉衍,更相信!”

江漓漓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没有别的想问了吗?”

林绽颜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摇摇头,“没有了。”

确认宋子琛对她是认真的,她就很开心了。

这么想着,她脸上的笑意,更明媚了几分。

江漓漓本来还想接着问,但见林绽颜这么开心,她就放心了。

林绽颜自己,应该也是有感觉的——知道她对于宋子琛而言很特殊。再有了她这句话,她的心,就可以定下来了。

最重要的是,对于她和宋子琛的未来,她可以有更大的信心。

林绽颜没有再多说什么,抱住江漓漓的手臂,说:“睡吧。”

江漓漓摸摸林绽颜的头,“晚安。”

“晚安。”

林绽颜闭上眼睛,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两个人都醒得很早。

林绽颜是为了赶回剧组拍完最后几场戏,江漓漓则是因为要早点去公司。

她的当事人已经在微博上官宣了要离婚的消息,透露正在办理手续,她的粉丝很关注。

这更加坚定了江漓漓要好好处理这个案子的决心。

倒不是因为受到关注,而是因为这是她职业生涯中第一个案子,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哪怕没有人关注,她也要全身心地投入处理。

林绽颜住的公寓,距离律所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一吃完早餐,她就直接叫了辆出租车。

林绽颜也收拾好了,干脆跟江漓漓一起下楼。

江漓漓想着林绽颜腿上的伤还没好,不想让她站太久,想把叫来的出租车让给她,自己再叫一辆,但林绽颜说她还有很多时

间,让她先去律所。

她也没有多想,直接上车走了。

反倒是林绽颜,站在原地目送她。

看着江漓漓乘坐的出租车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林绽颜慌忙从包包里掏出手机。

刚才和江漓漓在电梯里,宋子琛的消息突然跳出来,吓得她失手把手机丢回了包里。

还好,江漓漓只是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应该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拿出手机,她终于看到了宋子琛的消息,说他在公寓的地下停车场。

他昨天走前,特意问了她航班的时间,就是为了来送她去机场?

林绽颜冲回公寓内的电梯里,直接下地下停车场。

很快地,电梯门打开,她一眼就看到了宋子琛。

宋子琛穿戴的整齐又帅气,倚着车门站在电梯口直对着的地方,风度翩翩的样子,迷人极了。

林绽颜笑了笑,走出电梯后的第一反应,是看看停车场还有没有其他人。

“没有人。”宋子琛知道林绽颜在想什么,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但再不过来,就不好说了。”

明知道宋子琛是在吓唬她,但林绽颜不能否认,宋子琛的话……很有道理。

她拎着包包,微微低下头,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宋子琛走过去。

她走起路来,已经比昨天自然多了,这都要归功于江漓漓昨天买的那些药。

宋子琛看了看林绽颜的脚踝,“脚上的伤是不是好多了?”说着接过林绽颜的包,拉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好很多了!”林绽颜笑了笑,“漓漓昨天特意去帮我买了药,效果很好!”

宋子琛沉吟了片刻,重重地“哼”了声。

林绽颜正准备上车,硬生生被宋子琛这一声“哼”拦住了,奇怪地看着他,“这是什么反应啊?”

宋子琛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沉了下来,“买完药回来,她还跟说,贺一宁适合,让快点和贺一宁在一起,对不对?”

“……”林绽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司机告诉的?他除了当司机,还兼职当卧底吗?”

“贺一宁不适合!”宋子琛很认真地强调这一点,根本不理会林绽颜的问题,“他给买药,我可以给买下一家药店!”

林绽颜满脸问号。

宋子琛这才是把她当成药罐子了吧?

她强忍着笑意,说:“小宋总,自己想想自己的话,不觉得哪里怪怪的吗?”

宋子琛挑了一下眉梢,“这个要怪漓漓,她觉得适合和贺一宁在一起的点,太奇怪了。”

林绽颜明白了,不是宋子琛的想法另类怪异,他只是想反驳江漓漓。

她继续憋笑,推了宋子琛一把,“幼稚,快上车!”

上车后,她才注意到,车上放了一杯咖啡,还有一份早餐。

咖啡是美式咖啡,香气弥漫了整个车厢,而且是喝过的。

她不喝美式,所以不用猜,这是宋子琛的。

他昨天那么晚才回去,今天又这么早过来了,的确需要咖啡提提神。

不过,那份早餐……

宋子琛很快从另一边绕上车,问道:“直接去机场?”

“嗯,不然要赶不上航班了。”林绽颜指了指装着早餐的袋子,“还没有吃早餐吗?”

宋子琛随手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早餐是给的。”

林绽颜已经吃过了,但还是拿过早餐,偷偷看了宋子琛一眼。

江漓漓昨天的话,又浮上她的脑海。

其实,就算江漓漓不说,她自己也有感觉。

宋子琛这种人,看起来什么都会说,但其实和叶嘉衍一样,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

他不会直白地告诉她,他对她有多认真,但她可以从日常的细节里,感受到他那份认真。

宋子琛感觉到林绽颜的视线,偏过头看了她一眼,“一份早餐,不用这么感动。否则,我以后出大招,怎么招架得住?”

“……”林绽颜抱住了早餐,决定跟宋子琛说正经的,“其实,我适合跟谁在一起,我最清楚。不要因为漓漓的话感到郁闷。再说了,我觉得漓漓根本不是认真的。”

宋子琛问:“确定?”

“我跟她认识那么多年了,当然确定。”林绽颜想了想,表情渐渐变得费解,“不过,很奇怪——我虽然感觉得到她不是认真的,但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

宋子琛脱口问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他早就开始怀疑江漓漓知道他和林绽颜的情了,昨天试探了江漓漓一番,更加肯定了这个猜测。

如果江漓漓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他说林绽颜已经是他的了,江漓漓应该很惊讶才对,而不是拒绝相信。

没错,江漓漓演技太差了!

他看得出来,她不是不信他的话,而是本能地拒绝相信。

不过,他还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不能贸贸然拆穿江漓漓。

林绽颜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意外地看着宋子琛,“故意的?漓漓为什么要故意这么说?”她想了想,否定了宋子琛的猜测,“不可能!”

宋子琛确定了,林绽颜对江漓漓,丝毫没有起疑。

“可能是我想多了。”

宋子琛轻描淡写,笑了笑,踩下油门,车子在快车道向着机场疾驰而去。

林绽颜依然没有多想,自顾自地说:“我这次回剧组,就要等到杀青才能回来了。”

“我问过舅舅,只剩下几场戏了。”

“但也要拍一个星期。”林绽颜看着宋子琛,“这个不是重点,我要跟说的是:叶嘉衍回来之前,多留意一下漓漓。”

宋子琛想起叶嘉衍的秃头警告,不解地问:“为什么连也这么不放心漓漓?”

林绽颜这次听出问题了,“还有谁跟说了类似的话?”

“当然是嘉衍!”

是叶嘉衍,就没什么好奇怪了。

“漓漓今天早上跟我说,她要独立处理一个案子。”林绽颜说着,微微皱了一下眉,“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担心。”

她很希望江漓漓第一次独立处理案子,可以顺顺利利的。

但是,她就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