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福利档麻豆映画传媒出品

“呯~呯呯~~呯呯呯~~~”

由稀稀拉拉到逐渐绵密,缅军一方的火绳枪,终于随着天气的晴好而响了起来。

火绳枪的射程在100至200米之间,而弓箭的射程虽说也有百多米。但是弓箭的有效杀伤射程可就比火绳枪少了太多。所以一时之间,明军的士兵们都被迫把头挤在了矮墙之下。

“没事。”一个老兵面色轻松的向对面一个神色紧张的新兵道“这鸟铳的装填速度很慢,就算是有人专门负责装填,三五轮之后也是要缓下来的,到了那时……嗯?不好!”说到这里老兵再没有多余的话语,直接拉过新兵朝着矮墙后面跑了两三步,然后迅速的带着新兵卧倒在地面上。

“轰~~!轰轰~~!”“咔擦~!”几发炮弹呼啸着破空而来,其中一枚掉到了矮墙后面,砸起了很大一块尘土后,又跳跃起来朝着前面的明军碾压而去……

“贼子居然还有大炮?!”

“他娘诶!这么烂的路,缅贼居然把大炮拉到前面去了?我说木邦怎么破城这么快呢!”

此时明军负责防御的是四川镇的锐锋营,营官姓程,名才勇。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冒险的把脑袋伸出矮墙,然后迅速的拉开值守军官轮流使用的那挺望远镜粗粗的观察一下后,程才勇赶紧的把头缩了回来。就在他的脑袋缩回矮墙下的一瞬间,他明显的听到头上的空气中有小弹丸飞过的嗖嗖声。

“狗日的红夷鬼,这鸟铳打得真准!咦?大帅,你怎么上来了?这里危险得很!”

“哼,贼子出最后手段了,老子怎么能不上来?下面有几门炮?是不是红夷鬼?”

“是,狗日的果然是红夷鬼!还好,大炮不多,也就五门而已。”

“嘶~~~”呲了呲牙,刘綎深吸了一口气“戳嫩娘,五门大炮还不多?这么烂的路,我们可是一门炮都没敢带!”骂完这一句,听着又一轮火炮呼啸而来,刘綎眉头皱的更紧了“这队红夷鬼果然厉害,这才两轮啊,就有炮弹落到矮墙上了。程才勇!”

可爱小公主俏皮

“请大帅发令!”

“第一、选两百个刀法好的兄弟,贴着矮墙躲起来。第二、剩下的兄弟,让他们退后三十丈。第三,让他们退走的时候,把矮墙上的所有旗号部撤下来!第四,通知其他各营,准备营内作战!”

“遵命!”

随着命令的下达,大队明军潮水般从矮墙上退了下去,开始紧张的在墙后一百多米处列阵。

在程才勇跑出去发令的小半刻时间里,墙下的缅军火炮又齐射了两轮。这两次,有更多的炮弹直接击中了矮墙。起码有两段矮墙被砸开了口子。在这两段矮墙下的明军士兵,瞬间就被活埋了。而在看到矮墙上的明军旗号迅速减少后,缅军开始向前推进。

“呼~呼~”传完大帅令,程才勇根本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跑回了矮墙,但仔细一看之后“大帅?您怎么不走?”

“嘿嘿,老子哪次打仗不是如此。不要多说了,炮停了,贼子开始上来了。”

果然,待得程才勇找到一个矮墙上的缺口,把望远镜伸过去后一看,重重叠叠的人影正在迅速的靠近。

“唔~~大帅,这次缅贼是下血本了,冲在前面的都是披了甲的精锐不说,还有几百个红夷鬼。”

“嘿嘿,这就是决战了!老子打了十几天也是烦了,就在今日跟这缅贼做个了断。”

两人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觉得头顶上一黑,一个缅军士兵已经从矮墙上一跃而下。待得第二个缅军士兵从矮墙上腾空而起的时候,刘綎一声暴喝,手中的偃月刀白光一闪,一条大腿瞬间离开了主人的身体,伴随着大蓬的血花飞在了空中。

“兄弟们,起身,杀敌!”

“嚯~~!”

随着矮墙下的明军暴起发难,矮墙后方不远处的明军也齐齐发出一声喊,在各自营官的带领下,向着矮墙冲了过来。

“安闹下密,dua比~~!”

“呃必砍密叠~~”

“por favor!~~”

“兄弟们,干死这群蛮夷!”

一时之间,缅甸语、葡萄牙语、汉语交替响起,汉人、土家族人、缅族人、葡萄牙人,挥舞着不同的武器,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哈哈哈哈~~殿下送来的宝刀,果然不是凡品!”微微的侧身,避开朝着自己胸前捅来的一支竹枪后,刘綎用左手的大盾抵住左侧砍来的巴冷刀,右手一抖,偃月刀再次划出一道白光,其正面这个缅军的手臂又被齐齐的砍掉了。

刘大刀武艺确实高强,作战也足够身先士卒。关键是他还穿着明晃晃的将军铠。自然而然的成了缅军攻击的集火目标。还好此时明军和缅军已经完纠缠在了一起,前方缅军阵地上的火炮已经停止了发射。不然的话,说不得他就要享受多炮伺候了。

不过战阵之上,个人武艺虽然很重要,但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手,在陆陆续续击杀数十人之后,刘綎也开始挂彩了。

“嘿~!”再次击杀一个鼻梁高耸、金发碧眼的白人士兵后,刘綎却被身后一个不到一米五的缅甸士兵将手中的巴冷刀插在了自己的小腿上。虽说他飞快的转身,迅速的一刀将其枭首。但挂彩就是挂彩了。

“大帅!你怎么样?”

“戳嫩娘诶,居然被这样的三寸丁谷树皮给伤了。”和程才勇迅速的背贴背后,刘綎终于有了骂人的功夫。虽说嘴上骂着,但手里的动作可是不慢,左手的大盾直接砸在了一个缅军士兵的脑袋上,原本就血迹斑斑的盾牌,又多了一层白森森的脑浆子。

“大帅,现在战场乱了,双方士兵都混在了一起,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乱了好啊!我们就……咦!乖乖,上次隔远了点,这次贴近了看,真的了不得啊!”

能让刘綎在重重围困之中还有心情发出赞叹的,当然是从后方赶来的秦良玉了。一杆白杆枪上下翻飞,朵朵梨花周围,又溅洒出一蓬一蓬的血花。

“马夫人英姿,老夫拜服不已!敢问马夫人斩杀了多少贼子?”

“乱军之中哪有心情计数,刘帅,贼子火炮厉害。现在我军和贼子纠缠一处,贼子的火炮无法发威。刘帅还请下令,让我军士兵始终缠住贼子,一路杀到贼军火炮处!”

“哎,这婆娘一点风情都没有,马千乘那厮真是可怜。”嘀咕完这句后刘綎也不迟疑“军将士,挨个传话!贴着这群蛮夷,追杀到他们的大阵去!”

“嚯~~~!”

“老程,想办法到后面去把老子的帅旗扛过来!”

“哈哈哈,得令!”

随着程才勇的离开,刘綎有意识的向着秦良玉靠近,随着两个战力最强的明军将领合流,整个明军就有了一个坚不可摧的箭头。在这个箭头的指引下,特别是不久之后刘字帅旗抵达最前线后。整个明军的士气达到了最高点。

渐渐的,缅军被明军压下了矮墙,然后顺着低缓的坡道慢慢的向下后退。到了这一天的午时三刻,只听见缅军阵营里突然发出一声喊,整个缅军部队彻底崩溃了!

“不要放过他们,紧追残敌,贴着他们继续追杀!大明威武!”

“嚯~~~!”

“大明威武!”

“大明万岁!”

“哎,这婆娘一点风情都没有,马千乘那厮真是可怜。”嘀咕完这句后刘綎也不迟疑“军将士,挨个传话!贴着这群蛮夷,追杀到他们的大阵去!”“嚯~~~!”

“老程,想办法到后面去把老子的帅旗扛过来!”

“哈哈哈,得令!”

随着程才勇的离开,刘綎有意识的向着秦良玉靠近,随着两个战力最强的明军将领合流,整个明军就有了一个坚不可摧的箭头。在这个箭头的指引下,特别是不久之后刘字帅旗抵达最前线后。整个明军的士气达到了最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