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插逼摸大屁股

“这种重要的事情,还是需要得到我师傅的同意才可以,可是我师傅现在不在宗门,所以我还不能答应师兄。”

刚刚人家才帮自己看了猫,这种时候直接拒绝也太不给面子了。

所以她只能扯出自己外出的师傅。

“啊,那令师何时才能回来呢?”桑远没有怀疑,睁大了眼睛问道。

不过他睁大了眼睛的平时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别。

“师傅只说要外出,并未谈及何时归来。”玉兰思摇摇头,装出一副很老实的样子。

她可是一个很听师傅话的乖宝宝。

桑远有些遗憾。

不过他相信,玉兰思迟早有一天会加入的。

毕竟大家都是那么的喜欢小动物。

之后桑远还是分热情的送了不少他自己制作的幼崽能够吃的食物。

原本玉兰思是要拒绝的。

治愈系直短发女生温柔迷人写真

可是桑远实在是太热情,并且表示如果玉兰思拒绝就代表她看不起他。

玉兰思:“……”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只要不让自己加入什么素食社就更好了。

抱着丑丑刚走出偏殿的时候,就看到无暇在在不远处东张西望的。

她正准备互换来着,无暇就看到她了。

“怎么样了,丑丑生病了?”

“没什么事,就是吃多了。”玉兰思摇摇头。

无暇点了点丑丑的小脑袋,说道:“没看出来,这还是个贪吃猫。”

“师兄是专门来找我的吗?”这货昨天没义气的跑了。

不过一想到之前她也一样的跑了,也算是扯平了。

“就是问问你,昨天二师兄没为难你吧?”

玉兰思:“……”没有是没有。

她摇摇头,并不想细说。

“那……”无暇还准备问,玉兰思马上抬起手。

“别问,问就是哭。”

无暇:???

这么惨的吗?

看来师妹也不容易。

好在今天他上午去的时候,二师兄让他这几日不用来了。

顺带让他来提醒一下玉兰思这几日也暂时不用去。

“贞宁师兄有事嘛?”虽然不用去让她送了口气。

但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也没听说有什么事情,不过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师兄药园里面的有些灵药似乎出了问题。”

无暇对此也很无奈。

他是炼丹师,所以对灵药的品质要求很高的。

所以对此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

玉兰思:“……”

不是一个专业的,所以她也只能听一听。

“对了,后天就是凡间的元宵节,师妹可要什么礼物吗?”无暇说完拍了拍胸脯,表示只要师妹提的出,他就能办得到。

“我想回去看阿娘。”玉兰思皱着眉头想了想,开口说道。

无暇:“……”

这个要求怕是不行,他才筑基期,带着一个练气期的弟子跑到凡间去,估计师傅不会同意的。

“所有弟子都是必须要筑基之后才能回去的。”所以关于这个是不能同意的。

“那我没什么想要的了。”

无暇:看来师妹应该是很想念家里人了。

“师妹资质好,筑基很快的。”

没有继续提这个不愉快的事情。

玉兰思抱着丑丑和无暇一起先回了雷环峰。

听说丑丑是吃多了的缘故,小雪还颇为自责。

“不关你的事,你先把它抱回去吧。”玉兰思将丑丑递给了小雪。

而后和无暇一起坐在院子里面的凉亭里。

这几日的天气似乎还挺不错的,虽然气候原因外面还是冷。

但雷环峰里面有阵法,所以并不会感觉到冷。

“那个,师妹,你看你今天也没什么事了吧。”无暇搓了搓手,笑的有些不好意思。

玉兰思:“……”

( ̄ro ̄)看这人的表情,肯定不安好心。

“不去、没空、要修炼。”还未等无暇说什么,玉兰思立马回应到。

无暇:“……”

我特么还没说呢。

“可是今天也不需要去练剑了。”

“我可勤奋了,我要在家里好好修炼。”玉兰思义正言辞的说道。

表情要有多认真就有多认真。

无暇:“……”师、师妹有、有这么认真吗?

转念一想她入门才一年的样子就已经炼气期中期了,貌似确实也很勤奋。

可是好不容易二师兄这几日不管他了,不出去赌个石多可惜啊。

这么大好的光阴不出去浪,简直就是浪费。

“师妹入门不过一年就已经修炼到炼气期中期了,要注意劳逸结合,比如说我们可以去赌个石什么的。”

玉兰思:“……”

果然,她就知道这货找他没安好心。

“那可不行,贞宁师兄让我不要随便赌石。”玉兰思摇摇头。

万一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她被绑架了怎么办。

“那我买回来,师妹帮我开?”无暇还是不死心。

玉兰思语重心长的对无暇说道:“唉,师兄听我一句劝,回头是岸,黄赌毒不要沾,会被404的。”

无暇:???

o(?Д?)っ这是啥意思?

可是玉兰思说完这句话,麻溜的跑了。

直接跑房间去了。

他俩再怎么熟悉,此时也不好闯人家女子的闺房。

只能摸了摸下巴,有些无奈的回了傲来峰。

刚回到自己院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贞宁走过来。

表情淡淡的。

“回来了。”

语气很平静。

无暇顿时如同惊弓之鸟似得,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我没去赌石。”

贞宁:“……”我没问你是不是去赌石啊!

不过——

“这么说,你还想去?”

“不不不,我没有。师兄,你信我。”

贞宁:呵呵!

“师妹今日可好?”他估计玉兰思见他尴尬,所以只能让无暇过去找她。

“还好,修炼可认真了。”一想到师妹连白天都要在家里好好修炼。

无暇觉得自己作为师兄可不能被超越了。

万一被超越了,多丢人啊。

贞宁:“……”

认真啊!

那、那应该是没啥事了吧。

无暇见贞宁低头在沉思什么,赶紧麻溜的跑进了院子,然后轻轻地将门关上,透过缝隙看到贞宁似乎并没有注意,这才吐口气。

“你躺着干嘛?勤奋修炼啊!”

玉兰思刚准备躺下来着,月金轮就飞了起来,语气阴阳怪气的。

玉兰思:我特么……

你到底啥时候醒的能不能吱个声。

每次都是该醒的时候不醒,不该醒的时候倒是啥都听到了。

“我就躺躺,感受一下躺着的滋味。”玉兰思淡定的坐起身,然后很自然的说道。

一点都没有尴尬。

反正房间里面也就她一个人。

“既然说了要努力,就不能虚度光阴。”月金轮努力装作一副自己很成熟的样子。

然而稚嫩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滑稽。

玉兰思:“……”

算了,她大人不计小轮过。

一个唾沫一口钉,说修炼就修炼。

结果这一修炼,玉兰思居然就闭了个小关。

因为晚上的时候正好雷系灵力突然变得很浓郁,她压根就没有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所以正好撑着这股很浓郁的雷系灵力继续修炼。

两天之后,玉兰思一举突破了炼气期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