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更懂你官方下载app

.630shu.co,最快更新能小医神最新章节!

王振也没再说安慰的话,将目光放在正前方。

“五!”

“四!”

叶苗苗紧紧的握住方向盘,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宋哲,她拿出最好的车来赌,也就意味着这是背水一战,如果输了,她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赢宋哲了。

王振不知道她和宋哲有什么恩怨,但他明白,叶苗苗之所以将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大概与这个心结有关系。

“一!”

枪声发动,轰鸣的发动机划破清晨的阳光,散开一片片淡淡的烟雾,红色的痕迹呼啸远去。

王振的双耳瞬间灌满风声,但叶苗苗的车速也只是在一瞬间快到出奇而已,没过多长时间就慢了下来,因为有人挡在了她的前面。

前面的车辆是刚才羞辱过叶苗苗的黄毛,不过他并非车慢,而是有意停下来阻挡叶苗苗的,叶苗苗左拐他就左拐,叶苗苗右拐他就右拐,实力限制叶苗苗的车速。

“嘿,美女,看来这辆法拉利也要报废喽!”黄毛哈哈大笑的声音在风中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

王振瞥了一眼背后跟着的几辆车,车主也对着叶苗苗骂骂咧咧的样子,笑着说道:“反正都要报废,直接撞上去呗。”

初秋微凉黄裙眼睛少女文艺行走图片

叶苗苗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的踩住了油门!

“哐!”法拉利前杠狠狠的撞击在黄毛的车尾上。

“卧槽!疯了!”黄毛惊叫一声,连忙加速离开,他可不是叶苗苗,将几百万的车不放在眼里。

“呜!”叶苗苗兴奋的大叫一声,转头对王振说道,“还是跟在一起爽快,要是戴斌斌肯定不会让我这么做。”

正常人都不会让这么做。王振嘀咕了一句,指着旁边的左面的车道问道:“怎么没人走那边?”

“防止撞车。”叶苗苗大声道,“虽然是在比赛,但并没有将附近的道路封锁,所以还会有车辆从左边过。”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要在清晨比赛,大概也是因为这个时间段交警最少吧。

“从那里走吧。”王振直接指着左面的车道说道,“既然我是领航员,就听我的,我让拐回来再拐回来。”

叶苗苗白了他一眼:“让当领航员是闹着玩的,难道还当真?万一撞了车,以这样的车速我们谁也活不……”

她话音未落,想起在游乐园监控中看到的一幕,微微张大了嘴,毫不犹豫的朝左车道驶去。

要说这个世界上谁还能让她在高速撞击中活下来,除了王振再无二人了。

而且行驶在左车道的人也不少。

法拉利的性能很好,尤其是它本身就是为了赛跑而存在的,叶苗苗的技术虽然称不上绝佳,但即然敢参加这样的比赛,也是下过一番功夫的,再加上王振在旁边的指点,竟然不知不觉间追上一直行驶在第一名的宋哲,慢慢的并驾齐驱起来。

“唔——”叶苗苗兴奋的叫了一声,朝着旁边的宋哲竖起了一个中指。

宋哲的脸色有些难堪,看向旁边的囡囡:“这个小子究竟什么来历?”

叶苗苗的车技他是清楚,即便练得再勤,也比不上他这个专业的赛车手,但现在竟然让她追上来了,显然是王振的功劳。

囡囡心里一阵慌乱,她哪知道王振是干什么的,两人唯一的一次见面也是在警局而已,她只不过是不岔王振跟邵瑞混在一起才编了刚才那个理由,见宋哲问起,只得陪着小心的道:“我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也知道是他对我死缠烂打,我对他是干什么的根本不关系。”

“嘁,真没用!”宋哲转向红色的法拉利,看着王振的侧脸,脸上露出一股狰狞,“小子,们也就能现在张狂!”

说完猛地一加油门,快速的朝前驶去。

“幸好叫过来了!”第一次追上宋哲,叶苗苗显得极其兴奋,拍拍王振的肩膀说道,“等会要是赢了,我将宋哲那辆法拉利送给!”

说完又摇摇头:“不不!那小子砸了我两辆法拉利,我也要当着他的面将他的车子砸了,那辆白色小跑送给了。”

王振好笑的看着她:“不会忘了吧,那辆小跑本来就属于我。”

叶苗苗吐了吐舌头,蹙着鼻子说道:“没办法嘛,我现在只有这两辆车了,又不会开车,在乎这么多干什么?”

王振摇摇头,没再多说,指挥着叶苗苗往右车道驶去。

叶苗苗刚刚插回右车道,左车道便有一辆重卡呼啸而过,她狐疑的看了王振一眼:“难道有千里眼不成?”

“只是安起见而已,这里是多弯区。”

到了多弯区,叶苗苗车技的局限就暴露出来了,跟着宋哲比赛的人大多都能使用飘逸减小拐弯时间,叶苗苗却不得不一再的减速、加速、再减速,很快就被多辆车超过去。

叶苗苗的脸再次拉沓下来:“后面就是山道了,怎么办?”

王振也没办法,即便他能用灵力帮叶苗苗破风,提升的速度也有限,根本比不上她与宋哲等人的车速差距,也不知道只有这种车技的叶苗苗怎么有勇气参加比赛,不过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因为在刚刚上坡没多久后,车子就抛锚熄火了。

叶苗苗仿佛快要哭出来了,连忙将警示牌放在车后,又快速的掀开前车盖检查车子哪里出了问题。

但是她一个只懂开车的人又怎么会发现问题,弄得满手满脸都是油也没查出什么,只得跑到王振面前央求道:“王振,快帮我看看,快帮我看看。”

即便车子能发动,赢得几率也很小。王振有心想说这句话,但看见从来都是笑嘻嘻的叶苗苗慌乱的表情,将话吞了回去。

他走到车前,指着车里一个洞口说道:“这里原本应该有什么东西堵着吧?”

“是吗?”叶苗苗也是一窍不通,“我不知道,从来没打开过车盖!”

王振没在多说,虽然他也不是很明白,但是他的确看到戴斌斌趁着检查车辆的时候拔走了一样东西,再想想宋哲途中说的那句“也就能现在张狂”的话,说不定不是指他的车速够快,而是指他们的车注定抛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