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图标的app

“妈咪!”

听到是妈咪的电话,小宝晶亮的眼睛张大,从被子里钻出来,伸出手接过手机。

“回去,别着凉了。”

君时陵把小宝塞进被子里,只留一个毛茸茸的头和一只小手在外面。

看见软软糯糯的团子,夏挽沅笑意扬起。

小宝奶声奶气的跟夏挽沅分享今天在幼儿园的新鲜事,完忘了还有爸爸的存在。

君时陵看了一眼儿子,转身去了浴室洗漱。

半个多小时后,等君时陵出了浴室,房间里已经安静了下来。

君时陵将房间灯光调到睡眠模式,从小宝手里拿过已经滑下来的手机,将他的手塞进被子。

翻开手机一看,视频已经挂断了,看着那张向日葵旁明媚笑脸的头像,君时陵有些莫名的空落感。

下意识的从头像戳进去,点开朋友圈,一个月以前的朋友圈居然部删空了,仿佛这个人要和过去做个了断一样。

朋友圈里只有空荡的两条,一个是一张摆着烤肠,鸡蛋仔,奶茶的图片,配的文字是“新体验。”

大气的清新美女

最近的一条,居然是上次去看望爷爷的时候拍的阳光下的胡同巷子。

看到这巷子,君时陵突然想到那幅字,起身拿过盒子,把那幅筋骨分明的字拿出来看了两眼,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

第二天准备出门的时候,君时陵吩咐了王伯把床头柜上的字拿去裱起来。

剧组众人平时也都喜欢网上冲浪,都看到了网上的热搜。

许多跟夏挽沅没有利益冲突的人,看着网上的骂声,心中都有点为夏挽沅不平,昨天她的表现确实很不错,什么眼神呆滞,真的有点过于诬陷了。

但夏挽沅本人倒是没什么感觉,网上舆论万千,只要本人不在意,又能造成什么伤害呢,现在的夏挽沅商务资源已经是最差的了,反正也不会更差了。

今天先拍的是夏挽沅的戏,天灵公主国家覆灭,被迫离开皇宫,潜入民间,伺机为父母报仇。

昨天夏挽沅演的天真善良的小公主确实不错,但夏挽沅本身就是养尊处优惯了的人,眼中有天真不知世事不难表现。

而天灵公主,一夕之间王朝倾覆,父皇母后皆为国战死,这样巨大的情感反差,杨导演有些担心,但没办法,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此时夏挽沅也换好了衣服,一袭明红色霏缎宫袍,缀着琉璃小珠的袍脚软软坠地,红袍上绣大朵大朵金红色牡丹,细细银线勾出精致轮廓,雍荣华贵,这一场戏是大殿诀别,天灵公主自然也要穿着正统的公主服饰。

夏挽沅穿上这有些类似她前世年少时的公主服饰,心中感慨万千。

而剧组内的众人,则又一次被夏挽沅的扮相而折服。

“小刘啊,这衣服不错,你最近挑衣服的功力见涨。”杨导肯定的朝服装师点点头。

服装师表面哈哈的笑,实则内心p,“上部戏,我用这衣服你还骂我艳俗呢!”

“好,各部门注意,开始!”

杨导一声令下,各个部门开始运作。

深幽的宫殿内部,天灵公主正坐在椅子上由侍女们梳妆,此时的小公主,还是被父皇母后宠在手心的宝贝,眼中带着天真,不知道想到什么,两颊爬上粉红,眼中闪过娇羞。

突然,宫殿大门被推开,“公主!不好了!叛贼攻到城门口了!皇后娘娘派人来接公主您离开皇宫!”

丫鬟的话语划破了宫内的安宁,屋内金簪落地,

“特写!特写!”杨导激动的指挥着。

镜头拉进,天真的小公主愣了一瞬间,似乎在缓冲丫鬟的话,一瞬,茫然,担忧,震惊填满了天灵公主的眼睛,不顾丫鬟的阻拦,天灵公主飞奔向外,朝着主殿跑去。

宫殿内,一片混乱,逃乱的人到处都是,看着身边四散的下人。

夏挽沅想到她年少时国破的场景,那一日,宫殿内燃起了冲天的火焰,她慌乱不知所措,看着来来往往逃散的人。

给她养花的,逗她玩的,侍候她吃饭的,牵着她玩耍的,一个个都视她无物,沉浸在逃生的恐慌中。

她很无措,很茫然,泪珠一个接一个的往下淌,仿佛无意识的往前飞奔,又仿佛将所有的一切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

终于跑到大殿前的台阶处,小公主抬头,高高的台阶上,叛贼头子正拿着剑捅向她父皇的心脏。

小公主瞳孔放大,迈着步子就要上前,却被身后的林霄捂住了嘴巴,只有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的鲜血淋漓,看着父皇母后一个劲的朝她摇头示意她不要出来。

夏挽沅想到夏朝覆灭时她站在远处,看着千里尸骨的宫殿,她放过风筝的城楼,她抓过蜻蜓的花园,她钓过鱼的荷塘,每一处都堆满了她熟悉的人的尸体。

那时她捂着弟弟妹妹的眼睛,眼中蓄满了泪水,无声而痛苦的看着这一切。

宛若实质的痛苦笼罩在天灵公主身上,那双蓄满泪水的眼睛里,失去父母的痛苦,亡国的悲愤,统统化为仇恨的火焰,在她眼里越烧越旺。

场外众人被夏挽沅的情绪感染到,仿佛真的被带入了亡国的现场,那样铺天盖地的痛苦和仇恨,像一座大山,压在了每一个人身上。

距离夏挽沅最近的秦坞感受最深,他怀里那个无声流着泪,眼中装满痛苦无助和仇恨的女子,让他的心也跟着一起抽痛,他很显然,被带入了夏挽沅的表演世界。